首页 > 专题
中国军队的“民族连”
中国特稿社记者李惠子 李清华

  身着深绿色解放军军装,买买提·江仔细擦拭着枪。

  他的高鼻梁、凹眼窝以及深深的胡茬印,让路人心生疑问。

  他是中国军人?没错。买买提·江和许多战友都是维吾尔族——生活在中国西部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。

  四年前入伍时,买买提很惊讶自己被编入了“民族连”。他觉得这里很亲切,因为他看到睡在自己上铺的战友也是穆斯林。

  “来部队之前,家里人告诉我要与汉族同志融洽相处,我们都觉得连队里肯定汉族同志多。”这位23岁的维吾尔族军人说,他家在新疆南部的和田。中国有56个民族,其中汉族人口占90%以上。

  在买买提的连队里,汉族却成了“少数民族”。除了连长是汉族,战士们有维吾尔族、哈萨克族、塔吉克族和回族。

  占中国国土面积六分之一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,两千万人口中60%以上是少数民族,少数民族在此地参军不足为奇。

  军分区维吾尔族副司令员依明托乎提说,少数民族青年在新疆参军一般被编入“民族连”,因为维吾尔、哈萨克等民族的饮食、风俗和语言相近,又与汉族有很大不同。

  “‘民族连’是新疆驻军的特色。我们必须尊重少数民族的文化与习俗。”汉族少校军官王林说。

  他说,“民族连”隶属野战军,执行的任务、接受的训练都与普通连队相同。

  在部队,除了进行军事训练,士兵们还常常帮助老百姓修建民用设施。最近,战士们在偏僻村落挖光缆时,维吾尔族战士就为其他连队的汉族战友做翻译,帮助他们与当地维吾尔村民沟通。

  “大多数维吾尔族战士都来自新疆本地,他们成了战士和当地百姓沟通的桥梁。”王林说。

  “民族连”由一位汉族军官和一位少数民族军官共同领导。军队要求少数民族军官比例不得少于20%。有的少数民族军官分管民兵工作,民兵来自当地老百姓,大都不懂普通话。

  “我和他们讲维吾尔语,他们觉得更亲切。”依明托乎提坦言。

  当这位49岁、军龄有32年的副司令“跋涉”3000公里从新疆南部的和田来到北京时,常常遇到尴尬。穿军装参加会议时,他曾被警卫上下打量。“我希望人们更多了解少数民族战士,习惯我们穿军装的样子。”他说。

  “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少数民族青年报名参军。”王林说。

  记者走进“民族连”食堂,厨师正准备晚餐。“这里的饮食标准要比一般连队高。”他说。晚餐包括维吾尔族传统食品:馕、抓饭和烤包子。

  21岁的回族战士马明龙说,他开始加入“民族连”时,看到这么多少数民族战友一起生活,有些不适应,但并没有陌生的感觉,回族和维吾尔族在饮食方面很相似。他还从维吾尔族战友那里学起了维吾尔语。

  “我们接触到了不同民族的文化,而且各民族的传统节日到来时,我们都有假期。”19岁的哈萨克族战士昂萨尔说。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的语言相似。

  昂萨尔说,在“民族连”,维吾尔族的古尔邦节和汉族的春节都各有一周的假期。

  买买提回忆说,今年元旦时,许多汉族战友与他们一起庆祝古尔邦节。今年的古尔邦节恰逢元旦。部队的春节晚会上,买买提和少数民族战士们一起弹起了冬不拉,跳起了维吾尔族舞蹈。中国许多少数民族都是能歌善舞的。

  然而,两年前,当连长王健——连里唯一的汉族人——面对几十名少数民族战士时,却束手无策。“慢慢的,许多细小的文化差异,我都感受到了。”他说。

  王健回忆,刚来到连队时,他发现自己一进入洗手间,里面的战士就主动走出来,后来他发现这是维吾尔族礼节上的尊重。从此,早晨洗手间最“忙”时,王健尽量不去。

  “战士们非常友好,能吃苦,也特别团结,我们是优秀连队。”他说,手里握着《日常维吾尔语一百句》。这位山东汉子已经开始习惯维吾尔早餐中的奶茶了。

  依明托乎提强调说,维吾尔族军人与其他军人的工作都是一样的,“都是保卫祖国”。

  买买提和许多战友都是参军后开始系统学习汉语的。周末,买买提就在连队的阅览室里读汉语和维吾尔语报刊。小时候,他主要用维吾尔语和家人、伙伴们交流,上的也还是维吾尔语学校。

  “不当兵,汉语不会有这么大进步。”他说。

  买买提还在部队学会了开车。“退伍后,我会有份不错的工作。”他说。(完)

推荐给朋友
  打印本稿